评论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评论

疫情笼罩,更显生态民俗宝贵价值

——专访中国生态伦理学会环境伦理学研究会副理事长、山东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红兵

2020年02月12日作者:王琳琳来源:中国环境报
  陈红兵简介:
  山东理工大学法学院、山东省生态文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基地教授,硕士生导师。295.com_【官方首页】-DG百家乐主要从事中国哲学、生态哲学研究,主要从事中国哲学与生态哲学的结合研究。著有《传统生态观与范式转型》《生态文化与范式转型》等著作,并主持“传统生态思想文化研究”“中华民族传统生态民俗研究”等多个专项。
  编者按:民俗是民众千百年来生产生活中形成并传承的生产生活经验及智慧,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结晶。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让很多风俗习惯发生了改变,传统的拜年取消了、亲朋好友的聚会延迟了,随之兴起的是云拜年、云祝福、云上课、云监工……疫情也让很多人发现现代社会仍然存在很多陋习,比如吃野味,有人将之归因于传统文化的封建迷信存在。作为传统生态思想的有机组成部分,传统生态民俗对于推进生态文化体系建设、推进生态环境教育具有重要意义。如何认识我国各地域传统生态民俗、传统民俗现象,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更好地传承与发展,值得讨论。
  疫期聚会、嗜吃野味,也怪传统风俗?
295.com_【官方首页】-DG百家乐  中国环境报: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一些人不顾病毒传染危险,相互拜年,同学聚会、老乡聚餐,有媒体报道,福建一个人因为参加宗族聚会而感染影响了很多人。有人因此觉得,一些民俗落后于时代,是时候该改改了。对此,您怎么看?
  陈红兵:现代社会强调法治,法治逐渐渗透到民间社会的深层,在一定的情势下比民俗规约更有效,这是事实。不过,民俗对民众行为的规约作用不会被法律法规所取代。这是因为:一方面,社会转型及变动时期,需要及时建设相关法律法规、政策措施规范人们的行为,建立社会秩序,而社会稳定时期,更需要民俗习惯规约人们行为,维持社会正常秩序;另一方面,法律法规注重外在的理性约束,民俗则能打动民众情感,深入民众内心,化作民众自觉自愿的行为。这正如作家毕飞宇所说:“风俗是最为亲切的法律,而法律则是最为彪悍的风俗。”
  传统民俗具有一定的惯性,像在抗击新型肺炎疫情的特殊情势下,确实会影响法律法规、政策措施的有效实施,不过相信大家一般都能很快意识到遵守政府法规、政策的重要性。倒是在疫情过去后,我们要避免民众“好了伤疤忘了疼”,可以将一些科学的、有益于健康的做法转化成新的民俗。如非典时期,我们已经经历了乱吃野生动物的惨痛教训,但事隔17年我们又重蹈覆辙;非典时期,人们意识到聚餐时用公筷对于卫生健康的必要,但很快大家又回复到传统习惯。295.com_【官方首页】-DG百家乐这些都是需要提醒、采取相关措施推行,促使好的、科学的行为方式成为新民俗的。因此,我近年来倡导应适应时代发展,建设生态民俗。
  中国环境报:专家表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祸起野味”,与武汉华南市场非法售卖野生动物、部分人封建迷信嗜吃野味有关。不少人巧言善辩,说这是我们的传统风俗。请问传统民俗要背这个“锅”吗?
  陈红兵:对于有些人将吃野味归因于传统风俗的说法,要提高警惕,以免其混淆视听。诚然,传统上,我国某些地区有嗜吃野生动物的不良风俗,比如我们说到八大菜系时,会提到广州人喜欢杂食,除了猪、牛、羊、鸡、鸭、鹅、鱼、虾等,还吃狗、蛇、鼠、龟、兔、猴、螺、蛙、虫等。但另一方面,中国传统民俗中又存在众多饮食相关的禁忌对于我们维护动物多样性,保护人们身体健康具有积极意义。如山东民间有蝙蝠、穿山甲、黄鼠狼、蛇、狐狸报复心强的说法,提醒人们不要随意伤害这些动物。各民族民间故事中均有保护动植物“善有善报”、伤害动植物“恶有恶报”的故事,教育人们善待动植物。
295.com_【官方首页】-DG百家乐  我们要认识到,由于认知的局限,传统民俗观念中存在一些不适应当代社会的迷信成分,但也给我们很多借鉴反思:一是禁忌背后实际上蕴含着民众千百年来的生存经验和智慧,是有利于我们维护人与自然生态环境、人与动物和谐共处,保护人自身可持续发展的;二是民俗中迷信的说法虽不可取,但是它能激发人们对自然、对其他生命的敬畏之情。295.com_【官方首页】-DG百家乐我觉得这种敬畏之情在今天还是需要的。
  实际上,传统民俗中存在丰富的维护人与自然生态环境、人与动物协调发展,维护人自身可持续发展的经验和智慧,需要我们今天去挖掘、整理,将其中合理方面应用到当代社会生产生活当中。也正是在此基础上,我非常赞同系统研究传统生态民俗及其现实意义。
  当代社会还需要传统生态民俗吗?
  中国环境报:您能否对传统生态民俗的定义及内涵做个界定?
  陈红兵:民俗是在民众千百年来的生产生活中形成,并在民众中传承的生产生活经验及智慧。生态民俗是民俗的有机组成部分。大体而言,传统生态民俗就是传统民俗中体现的生态观念、生态环保实践及方式。
  生态民俗的内容可以从不同角度划分。如生态民俗观念体现在创世神话、自然崇拜、自然资源保护禁忌规约中;生态民俗实践体现在农林牧副渔,以及衣食住行、生死嫁娶等生产生活民俗中;生态民俗形式则包含自然崇拜仪式,民间故事、民歌等民间文学形式,以及动植物、水、草地等自然资源保护禁忌及规约。
  关于传统生态民俗的具体体现,比如刚说到的各民族民间故事中均注重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故事,传承动植物保护观念;比如中华各民族许多创世神话中,体现了朴素直观的生态世界观。盘古开天辟地,将身体各部分化作日月、山脉、河流、草木,这实际上表达了先民关于日月、山脉、河流、树木生命一体的观念;又比如云南哈尼族农业生产中独具特色的梯田,既适应了当地山地环境,又具有水土保持作用;云南白族有插柳节,每年立春前,全村人会在长者带领下到河沟旁插柳,每年都能插一片柳林;苗族在孩子出生时有种上一棵树的习俗。此外,为了保护动物、水、草地、林木等自然资源,各民族还形成了保护自然资源的相关禁忌、规约。如蒙古族禁止春天打猎,各民族禁止打怀孕的母兽或幼兽;西南少数民族留存有丰富的封山育林、保护神林的民间规约等。
  中国环境报:传统生态民俗在传统社会具有旺盛的生命力,能发挥巨大作用。但是,也有人强调,在现代社会,传统生态民俗缺失了保持生命力的土壤。对此,您怎么看?我们今天关注传统生态民俗的价值何在?
  陈红兵:传统生态民俗在传统社会拥有旺盛的生命力,是因为传统生态民俗本身产生于民间,是民众长期生产生活经验的结晶,是适应民众思想、情感形成的,最懂得民众,知道什么最能打动民众,知道如何打动民众,知道民众在乎什么,知道如何规范民众的行为,有自身一整套传承、发挥作用的方式,因此能够有效地熏陶民众爱护自然、关爱生命的思想、情感,规约民众的生态环保行为。
  现代社会与传统社会相比较,在生产生活方式方面发生了重大变革。因此,与传统社会生产生活相适应的生态民俗受到极大冲击,甚至可以说许多都消失了。
  我们询问传统生态民俗是否缺失了保持生命力的土壤,实际上就是问传统生态民俗是不是不需要在现代社会发挥作用了,就是问当代社会是否不需要传统生态民俗了?
  这个问题我们应该这样来理解。如果我们改变了传统生产方式,那么传统生产方式中的生态民俗也需要改变,如蒙古地区传统游牧生产已大多为舍饲饲养所替代,当然游牧生产的许多生态民俗也不再发挥作用。
  同样,传统农耕方式的许多方面为机器耕作所取代,当然传统社会的许多农耕经验及民俗也难以再发挥作用。但是,只要农业生产还存在,传统生态生产民俗的许多方面就依然还具有价值,还应当发挥作用。如化肥、农药的大量运用导致土壤板结,土壤中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生态环境受到严重污染,人们便会认识到传统生产中运用有机肥料、生物防治害虫等民俗经验、智慧的价值,传统生态民俗中的合理要素就会被重新发现并得到继承和发展。
  实际上,也正是当代出现日益严重的生态环境危机,使我们重新反思、认识传统生态民俗的价值。我们要解决今天的生态环境危机,就必然要反思传统生态民俗中的合理要素,反思传统社会是如何处理人与自然生态环境关系的,有哪些经验教训。传统生态民俗中感恩自然、敬畏自然、爱护自然的情感、观念,传统生态民俗的宣传教育方式、规范民众生态环保行为的方式,都值得我们反思、继承和发展。像现在农村垃圾问题、河流湖水污染问题,一方面当然因为各类垃圾增多,没有形成与其相应的处理措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人们思想意识被现代社会功利至上观念所污染,淡忘了传统生态民俗观念的意义。这也需要我们今天重拾传统生态民俗观念,继承与发展传统生态民俗方式中能够激发、熏陶人们生态保护情感的方面。
  如何结合生态文明,建设生态民俗?
  中国环境报:关于传统生态民俗的继承与发展,您提出“建设生态民俗”。请问为什么?
  陈红兵:所谓建设生态民俗,即是将当代生态环保的现实需要,与民俗建设相结合,将生态环保的现实需要化入民俗,以民俗形式宣传教育生态文化观念,落实生态环保要求。因为民俗并不是僵化不变的存在,它始终在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发展变化。有一个成语“移风易俗”,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我强调“建设生态民俗”,即是强调要适应当代社会生态环保建设的迫切要求,发挥民俗在生态环保建设中的作用。
  在我看来,建设生态民俗,一是要改变传统民俗中有害生态环境的方面,比如传统社会殡葬习俗中的土葬、讲排场等行为,这在当代社会不利于节约土地、林木资源,因此我们要推行火葬、倡导绿色殡葬;二是要根据现实生态环保建设的迫切需要,建设新的生态民俗。如现代社会产生了远超传统社会的垃圾,不仅在数量上更为庞大,而且在品种上更多样且难降解,在传统社会,农村垃圾可以变为有机肥料,而在今天,不仅农村到处是垃圾,也使河流湖水变脏变臭……解决垃圾问题不仅需要政府采取相应措施,也需要民众发挥自身智慧,建设新民俗。
  传承、建设生态民俗对当前生态文化建设具有重要的启迪意义。一是传承、建设生态民俗本身是生态文化建设的重要方面,当代生态文化建设离不开对传统生态民俗的继承和发展。二是传统社会在历史上也曾针对面临的生态环境问题,建设自身的生态民俗。比如西南少数民族传承的神话中,就有其先民在面临生态环境问题时,如何制定规约,划定人类活动范围,保护林木,并通过神话的方式传承保护生态环境的历史教训。传统社会通过规约、神话等民俗方式规约民众行为,传承生态环境保护的经验智慧,对于我们今天生态文化建设依然具有启迪意义。三是不同民俗形式从规范民众环境行为,激发民众感恩自然、爱护自然情感,宣传教育生态环保观念等不同方面,发挥协同作用,其内在机制、协同作用方式,对于我们今天建设生态文化同样具有多方面启迪意义。
  中国环境报:如何把生态文明的内容与要求民俗化,您有哪些想法和建议?
  陈红兵:建设生态民俗本身是一个大工程,需要建立在对民俗形成规律的把握基础上。大体而言,还需要从如下方面着手。
  一是给予民众创新民俗的空间。民俗一般是在民间自生自发形成的,是根据现实生活的需要,在不断试错基础上形成的,是民间经验和智慧的结晶。从这个意义上说,要让民众适应环境建设需要创新民俗,需要政府部门相信民众的智慧,给予民众相应的空间。特别要注意给予民间环保组织自发成长的空间,让民间环保组织创新有效的生态环保活动,如围绕植树节,以及世界水日、气象日等世界性环保节日开展生态环保品牌活动,即属于建设生态民俗的一种方式。
  二是需要政府政策、法律法规的引导。在今天,人们习惯于依赖政府及现代社会组织机构的运作方式,很难调动起自身生态环保的积极性,即使想为生态环保做贡献,也往往不知从何下手。这就需要国家政策、法律法规的引导。比如,上海市去年开始着手推行垃圾分类工作,通过国家政策、法律法规的引导,推动民众组织起来,通过自我管理、自我规范,将垃圾分类落到实处。我们可以参照民间规约的方式自我管理,如制定相关规约,并签名承诺,对于违反规约的,要求参加培训,参与指导垃圾分类等等。
  三是将生态环保要求做到细处,做到责任到人。比如不同单位制定相应的生态环保细则,安排专人负责落实。比如节约用电谁都知道,高校教室电闸旁也往往贴了若干节约用电的标语,但是实际上这种大而化之的提示很难落实到位。需要安排专门管理人员在相应的时间(如午饭时间)巡视,及时关掉空教室的电灯。只有这样,才能渐渐让更多的人形成及时关灯的习惯。
  四是加大宣传力度,营造移风易俗的良好环境。现在电视、网络等平台相关生态环保公益宣传逐渐增多。但大而化之的宣传并不能让生态环保行为真正成为民众的生活习惯。这需要社区、单位、家庭的协同努力,关键还是责任到人,做到实处。
  五是将各民族传统史诗、民间故事改编成影视作品,注重从生态环保视角演绎或突出其中的生态环保理念和元素等等。
  中国环境报:从生态民俗角度看,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给我们哪些警告与反思?
  陈红兵:此次疫情是关系广大民众切身健康的大事,我们确实需要从生态民俗角度进行多方面的反思。比如我们应当对传统民俗中与自然生态环境、与其他生命相关的内容进行重新反思,肯定其中积极合理的方面,摒弃其中消极的方面;比如我们要重拾对自然、对其他生命的尊重之情、爱护之德;比如研究传统生态民俗传承、作用机制中科学合理的形式,研究在当代社会如何继承、转化、建设生态民俗,发挥其在当代社会的积极作用;比如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形成的科学认识、好的做法持续下去,化作民众普遍奉行的民俗等等。
  诚愿我们在党中央和政府的领导下,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疫情早日过去,愿大家健康吉祥!

编辑:姚超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